>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-> 寧夏日報週刊 -> 寧夏故事
沙海光舟的綠色敍事
——鹽池縣高沙窩鎮南梁村見聞
2020-09-17 14:16:36   來源:寧夏日報

  村子檔案

  村名: 高沙窩鎮南梁村

  南梁村在高沙窩鎮,鎮子東鄰陝西省定邊縣,南依甘肅省環縣,北與內蒙古鄂托克前旗接壤,自古有“靈夏肘腋,環慶襟喉”之稱。

  高沙窩鎮,據説曾因“風吹沙跑、形成沙窩”而得名。從鎮子向南5公里,直達沙窩深處的南梁行政村,懷抱南梁、張莊子、石記坑、新莊子、麻黃梁幾個自然村。這裏是181户、511人常住的家園,其中,已脱貧的建檔立卡常住户85户、217人。

  退耕還林還草、封山禁牧實施後,高沙窩有了綠色的念想。這幾年,光伏是村裏的產業亮點,從飽受沙塵困擾,嬗變為治理和利用沙子發展。體現了“沙”的能量轉換。

  2014年,南梁村被確定為貧困村。2015年,貧困發生率下降到2.44%,實現脱貧銷號。2019年,村裏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0400元,村集體還收入了40.7萬元,其中光伏收益就有22萬元。

  翻開“家底”:村裏年種植優質牧草、小雜糧5000多畝,養殖灘羊10270多隻。村民在養殖、種植的過程裏擁有共識:守護草原就是守護家園。

  我的村子

  南梁村:“黃”粱一夢 一葉知“春”

  村莊知道所有的故事。

  一位老人的四季,一個孩子的出生;某一年沙塵暴路過,帶走了誰家的幾隻羊;某個年輕人嘆了口氣,離開村子的背影……

  人,是村莊的年輪。只能憑藉人的講述,在龐大的時空座標系裏,試着尋回一段歷史光影。

  在鹽池縣,風和沙貫穿了村莊的命運。就像家中的窗台上,那一層層擦了又會落上的沙塵。

  高沙窩鎮,南梁村,從銀川市區出發,111公里。距離首府90分鐘車程的村莊,不動聲色地講述從黃沙到綠色的故事演化:不僅是對抗,艱苦和執念,還有順應、敬畏和自然。

  沿村道前行,一户人家門口的大榆樹,像在觀照着樹下的人。這是今年76歲的孫葉老人的家,他的家庭記憶,恰如這棵樹,在村莊的根系裏盤根錯節。

  往人心裏刮的沙子

  8月上旬,原野向天際延伸,大片雲朵集聚,像是誰家散落的羊羣。

  攝影同事的無人機嗡嗡起飛。“今年旱,要不草原看着顏色還好些。”老人原本站在自家棗園裏澆水,抬起頭説。幾個鄰居聽見聲響,也揣着手出來看。老人轉頭説:“把你們家的羊都看好,被‘小飛機’拍到,可就上報紙了。”

  “您原來養羊不?”“養啊,也種地。”

  土地,是莊稼人的信仰。村裏看似廣袤的土地,耕地比例不足十分之一。“原先種地全憑老天,哪年能下雨,光景就好。也種不活別的,一畝地能打上100斤糜子算最好了,都是自家吃。”孫葉説,那會還養了三四十隻羊,也沒法多養,羊找不到吃的,把草皮都啃禿了。

  1978年,鹽池縣被列為全國畜牧業現代化綜合試驗基地縣。1979年,全縣羊只飼養量達54萬隻。與此同時,羊和草原的關係逐漸失衡,放牧超出了草原生態的承載力。

  土地失去了草的庇護,大風輕易捲起沙塵,暴戾遊走。

  “一刮沙子,啥也看不見。學生娃娃放學了,就用袖子擋住眼睛,低着頭走,有的都走迷路了。”孫葉回憶。

  風沙,成了生活的背景。“晚上回家洗臉,臉盆底下一層沙子。有時看着外面是個好天,一出門,大風颳得人東倒西歪。”孫葉説,聽説附近有個村子,大夥兒去大隊看演出,回村時遇上沙塵暴,找不到路,最後只能靠着一個盲人同伴,帶着大家摸回了村裏。

  “那會就覺得沙就跟有腳一樣,跑得快,還能上牆,人出不了門,啥也幹不了,感覺嘴裏都是沙子味。”孫葉的妻子説。

  1981年蓋起來的土坯房,一度擠住着孫葉的雙親、3個兒子和3個女兒。難得有啥好吃的,老人省給孫子,老大讓着小的——在風沙肆虐的日子,老屋始終是一處簡陋而温暖的避風港。但是風似乎無孔不入——從牆角縫裏、窗户縫隙裏,用塑料袋、用紙都堵不住,一直刮到了人的心裏。

  沒有人知道這樣的日子,還要挨多久,就像沒有人知道,風還要刮多久。

  遠去的放羊人

  村莊的計時方式有很多種,日升月沉,二十四節氣,或是趕集的日子。有時,也用重要的事件標註:2000年,退耕還林還草工程啓動;2002年,鹽池縣在寧夏率先實施封山禁牧。

  歷史的腳步經過村子時,並非一夜鉅變,平淡藴於日子綿密的針腳中,人和羊的生活,漸漸都變了。

  “不好好讀書,以後就放羊去。”曾經,這是村裏教育小孩子的流行語。那麼,不放羊之後呢?

  孫葉家的羊不算多,但也得給它們砌個土窩了。“剛禁牧,把羊趕到自家圈裏,它們聞着幹飼料團團轉。但大夥也明白,也得讓草原喘口氣了。”

  “家家户户開始種檸條,或是經濟林,也有的村民外出打工,另謀出路。”南梁村黨支部書記姬樂説。

  沙塵暴少了,而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,改變也在發生。“防風固沙後,沙地裏含蓄的水分,變為植物生長所需的有效成分。沙地固定後,還有助於改善土壤結構,更有利於生產。”寧夏大學西部生態研究中心宋乃平教授説。

  地好種了,羊的行情也年年看漲,孫葉老兩口每年還有各項生態補貼,家裏開始有了積蓄,壓在枕頭下,看了又看。

  村莊不再沉寂,大夥兒也不再灰頭土臉,心裏鉚着一股勁,放下趕羊的鞭子,幹起加工廠、養殖場。

  麥草方格像一張巨網,牢牢牽制住沙丘。“鹽池的治沙方法,概括為:封為主、造為輔,重點抓修復;草為主、灌為輔,零星植喬木。”鹽池縣林草部門相關負責人介紹。

  植物全面復甦,特別是優質牧草比例增加,提高了羊只的生產率和存活率,“一年一胎”的鹽池灘羊,現在普遍為“兩年三胎”。

  2000年,鹽池縣林草幹部郭琪林為方便開展退耕還林工作,咬咬牙買了一輛摩托車。“每天飛奔在路上,總幻想着,有一天路兩邊全是大樹,沙丘上也到處是綠色。”他説。

  20年後,鹽池縣200多萬畝沙漠化土地全部披上綠裝,年揚沙天氣由10年前的54次降低到現在的9次。

  人們會記得,那一年,唱完一首信天游,曾經的放羊人揮起鞭子,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,消失在地平線。

  沙地裏的光

  正午,陽光照在孫葉家屋頂的光伏板上。“以前躲都躲不及的沙子,沒想到還能有收益的一天。”孫葉説。

  光伏板的身上,體現了“沙”的能量轉換——從侵襲掠奪,到產業之“光”。2015年,中民新能公司在南梁村啓動光伏扶貧行動。也是那一年,孫葉家脱貧摘帽,還蓋起了新房。

  “我們家有房子,就在房頂上安上板子,再不用操心,曬着太陽就有補貼。村裏的老閔,他家40多年都住在土坯房,老伴還有風濕,一吹風就害病,建光伏後,給他家援建了新房,還帶一個羊圈呢。”孫葉説。

  姬樂介紹,光伏扶貧,扶持補貼住房條件差的村民建起新房,配套有院落式光伏發電裝置,一座標準化養殖圈舍,3個自然村有221户人家受益,村裏的人居環境煥然一新。

  在大夥兒心裏,好像生活裏有很多事情,都和光伏裝置一起建起來了。

  “2012年以後,一年比一年寬裕,孩子們也掙錢了。”孫葉説。從土坯房走出村子的孩子,有的去了城裏的地質測繪院。風沙,或許是藏於成長的密碼,那已是新一代的故事。

  “眼望村裏更有人氣了,在外的不少人都回來打工了。”孫葉説。“光伏板清潔維護、光伏基地下飼草養殖,園區綠化養護,都能給村裏解決就業崗位。”姬樂説。

  受風沙侵襲嚴重的地區,也是太陽能資源豐富的地方。以前治沙,靠的是種檸條、沙柳、沙棘等。一塊沙地裏的光伏板,帶來“工業治沙”新理念:把發電和沙漠治理、節水農業相結合。電站外圍,用草方格和固沙林組成防護體系;光伏板下裝有節水滴灌設施,還能種植經濟作物。

  2016年,南梁村實現“摘帽”。

  “你們從銀川過來的?我們在銀川鼓樓附近也有房子,孩子們買的,我們冬天就過去住。”孫葉説,“現在每個月有養老金,看病有醫保,回村裏沒啥事,再種點棗樹。”

  “有沒有覺得特別苦的時候?”“不苦,大家都是這麼過來的。”他又補充了一句,“但現在是一天比一天好。”

  “給您拍的照片,怎麼給您?”“你加我微信!”

  無人機又飛起來了。在它的視野中,成羣的光伏板,聚集着來自天空的能量,向大地賦予深情的投射。

  親歷者説

  “90後”村黨支部書記: 從放羊娃到“當家人”

  南梁村村部的午後,村黨支部書記姬樂匆匆走進,忙着接聽兩個此起彼伏響着的手機。

  這是一名“90後”村黨支部書記。

  姬樂是本村人,他説,大概20年前,這裏一颳風,沙子起來像一座牆。實施退耕還林以後,效果好得很。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哪怕是這個曾經在沙窩裏的小村子,這句話也有強大的生命力。”姬樂説。

  小時候,姬樂有時跟着大人一起放羊,“那時候跟着羊到處跑,生產生活方式都很落後。封山禁牧以後,村裏變化也很大。”

  退耕補貼,草原補貼,光伏補貼……姬樂以村裏的一户人家為例,介紹老兩口一年的政策性收入就能過萬元。“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後,全村推進精準扶貧、精準脱貧,因地制宜發展以種植優質牧草、養殖鹽池灘羊、種植小雜糧為特色的主導產業,注重產業和生態和諧發展。”姬樂説。

  風與沙的膠着,人與沙的博弈,黃與綠的演化,貧與富的進程——姬樂不僅是講述者,他置身時代之中,是這一切的親歷者。

  思想者説

  受訪對象: 寧夏大學西部生態研究中心教授宋乃平

  生態好轉,脱貧發展就有了信念。鹽池縣通過防風固沙,土地生產力穩定,當農民有信心在秋季一定會有好收成時,勞動會得到保障,他在春季就願意積極播種。反之,容易變為粗放耕作的機會主義行為。生態修復,激發了農民的幹勁和對土地的投入。

  生態恢復對於脱貧攻堅具有直接和間接兩方面的作用。首先,直觀表現在土地生產力的增加。鹽池縣持續防沙治沙,增加了260萬畝檸條林,發揮了穩定畜牧業生產的重要作用。實施封山禁牧後,草場的羣落結構也得到了改變:過去都是1至2年生的雜草,這些年的優質牧草大量增加。從間接作用來説,生態穩定有助於生產平穩。現在鹽池縣牧草供應充分,羊只的生產率和存活率提高,提高人們產業脱貧的積極性。

  從“風沙家園”到“美麗家園”,荒漠化治理已不再是單純的生態修復,而是通過發展生態經濟,促進生態脆弱區的振興。

  脱貧博物館

  貧困,曾以為根深蒂固,也有連根拔起的一天。

  在決戰決勝脱貧攻堅的壯闊進程中,總有一些事物,成為歷史的憑據。如果有一間“脱貧博物館”,裏面展示的則不僅僅是曾經的悲辛,是人們走出了閉塞的大山,走出了等靠思想的裹挾,最終,走出貧困。

  黃執林,在本子上記下這個名字,彷彿是命運的隱喻:林之執念。

  車如扁舟,綠海穿行,道路兩旁景色在車窗外倒退。哈巴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城南管理站黨支部書記黃執林説:“看到路兩邊的林子,有樟子松、沙柳、新疆楊,在上世紀80年代,這裏還都是沙丘,快1米高,沙丘可是會跑的,把路就埋了。”——他在和我們説,又好像在對自己説。我們只能看見眼前,他卻能同時望見歷史。

  只有見識過流沙的眼睛,才能看到埋在地下的根底。

  行至一片沙與林的分界線,像是一盤棋局的對弈,等待時間的落子。黃執林從車上跳下,眼裏瞬間閃過光彩,站在殘存的沙地邊緣伸手指引:“原來那頭和我們腳下,都是連成片的沙漠,眼前都是我們這些年種的樹,長得多好。”一位工作人員向他詢問:“那會剛參加工作時,大家都是來這裏植樹,對吧?”

  種樹,也許是鹽池人的集體回憶——是工作的部分,也是人生的章節。被風沙吹大的童年,植樹造林的青年,就像黃執林,從剛參加工作起到快要退休,再從黃色到綠色,他就站在歲月延時攝影的每一幀畫面裏。

  沒有奇蹟,只有人和自然的溝通。人們學會了耐心,經歷一棵樹的春夏秋冬。

  吹去封面的沙塵,這是一本綠色的“編年史”。

  工程造林,大規模治理。三北防護林、退耕還林、天然林保護等工程,佈下“天羅綠網”。

  2002年11月,鹽池率先在寧夏啓動封山禁牧;2008年起,呵護“身邊的綠意”,啓動“創園”等專項工作。2009年起,鹽池縣打破鄉鎮、村組界線,統一治理,將全縣力量集中在黃記場、狼子溝等風沙咽喉要道,扎設草方格2.5萬畝。

  流沙,被萬畝綠障遏制。

  2010年,全縣30萬餘人(次)出動,新增綠化面積17300畝,是前兩年同期綠化總面積的1.15倍;2013年,道路、園林綠化,讓生態建設從一場“戰爭”,演化為一種生活方式。

  人與沙,從受困、對峙到治理利用。受益的,還有鹽池的牛羊,農業和畜牧業復甦,糧食總產和牛羊頭數均逐年提高。2000年以前,鹽池羊只存欄數量長期維持在50萬隻左右,經過近20年發展,上升到200萬隻以上。超過120萬畝退化草原得以恢復,草原產草量由10年前的每畝48千克提高到147千克。

  80多項抗旱造林技術應用生根,20多個荒漠化防治示範區(點)整體推進,全縣三條明顯沙帶得到有效治理,林木覆蓋度、植被覆蓋度分別達31%和70%。

  落在歷史裏的沙礫,吐露出心尖上的綠。

  記者手記

  生態修復,這是一個温柔的説法。

  它把“荒漠化”等現象,視為大地的“傷口”:把曾經破壞的,統籌治理修復;讓曾經荒蠻的,迴歸理性和諧;把曾經失去的,再逐一尋回。這就是生態的文明,我們是命運共同體。

  採訪筆記本里,始終貫穿和防沙治沙有關的段落。“十二五”末,寧夏荒漠化土地面積為278.9萬公頃,佔全區國土總面積的53.7%。沙,在中部乾旱帶村民的奮鬥史裏,在鹽池縣鄉鎮的地名裏,也留在抹不去的回憶裏。

  退耕還林還草,把綠色還給山,把草還給自然。封山禁牧後,山上的常客變成了草木。

  在高沙窩鎮南梁村,和鹽池縣任何一個普通村子一樣,經受過沙塵暴的席捲、羊羣的失散、人的逃離後,人們學會和自然和平相處。

  村裏的新貌,讓人無從想象曾有過的風沙肆虐。但它真切地藏在村子的年輪裏:人與沙的纏鬥,與風、灘羊、光伏一起,被寫入同一個故事。真實是當下,是風吹過草地,野花微微點頭。

  或許土地也有情緒,黃色的是暴戾,綠色的是平和。河流穿行其間,流動充沛的情意。

  2011年至2019年,寧夏完成沙漠化土地治理面積103.72萬公頃,森林覆蓋率達15.2%。眼前的每一寸綠色,都經歷漫長時間裏的曲折,最終掙脱着從乾渴的縫隙中,破土而出。那是手植者的心願,是護林者的使命,是這片土地的命脈所在。

<p>  鹽池縣退耕還林示範區。(圖片由自治區林草局提供)</p>

  鹽池縣退耕還林示範區。(圖片由自治區林草局提供)

<p>  南梁村面貌一新。</p><p>  寧夏日報全媒體記者 季正 攝</p>

  南梁村面貌一新。記者 季正 攝

【淘寶集運香港】:任愛中
【淘寶集運香港】:馬麗娟
【淘寶集運香港】
寧夏日報報業集團 寧夏新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-2018 NXNEWS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寧夏銀川市興慶區中山南街47號寧夏日報新聞大廈 郵編:750001 新聞熱線:0951-5029811 傳真:0951-5029812  合作洽談:0951-6031787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6412017001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908244號
新聞出版總署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新出網證(寧)002號 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050號
工信部ICP備案編號:寧ICP備1000067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:寧B2-20060004
法律顧問:言成律師事務所 鹿璐 電話:13369511100,15109519190